正气歌声 2022-06-11 21:31:07 79 0 0 0 0


侵华日军对中国历史的阐述,基本套路即“元清正统论,元清盛世论,元清版图论,游牧输血论,汉族垃圾论”。他们的思想很简单,也很疯狂,那就是华夏衰落了,只有靠异族入侵才能够给华夏输血、拯救华夏,使华夏重新走上正轨。而日本则会成为第三个完全意义上的征服者,重新帮助中国再次走上“盛世”。此理论的顶级喉舌有五人:内藤湖南,宫崎市定,中村治兵卫,江上波夫,稻叶岩吉。他们依附于以“京都学派”和“东亚研究院”为组织的战略,这一战略就是为了制造舆论,从思想上对中国人(尤其是某些精英)进行洗脑,让他们放弃抵抗,甚至于认为这还是一件十分光荣和伟大的事情。日军还堂而皇之以清军入关之年为纪念,命名了一个叫做“荣字1644”细菌部队。1644年就是清军入关的那一年,清军很快就占领了北京,数十年后完全征服了中国。日本人用这个名字命名部队,无非就是想要重复当年清廷征服中国的老路。


 从这些人的理论来看,他们可以算是金庸、柏杨、阎崇年、李治亭、二月河、姜戎(《狼图腾》的作者)、袁腾飞等人的“精神导师”。下面笔者就对他们一一进行介绍:内藤湖南,在以《中国史通论》为代表文本的一系列阐述中,提出“中毒与解毒”理论,意思是华夏文明自带毒素,毒素的长期沉淀,让汉族无可救药,所以,“朴素的征服者”(指历史上来自于西伯利亚的一轮轮异族侵略),一次次通过善意的武力帮助汉族“解毒”。(内藤湖南(1866-1934),本名虎次郎)这样的一套理论被金庸、柏杨等人吸收,比如说金庸就数次在公开场合说满清入关“挽救了华夏文明”,而且还写了《鹿鼎记》来阐述自己的这一观点。(金庸的《鹿鼎记》就是阐述了这个道理)近几年的红人袁腾飞也说过同样的话,说什么幸亏满清入关了,否则华夏根本挡不住西方列强。


宫崎市定,作为内藤湖南的学生,继续将内藤湖南的理论继续发扬光大,在《东洋朴素主义和文明主义》中,提出华夏汉民族是一个奴性劣等、不可救药的民族,而游牧制度是一种“朴素主义”制度,汉族的衰弱是自己的天性造成的,所以需要“朴素主义”一次次以武力输血、融合。

作者在战后所著《雍正帝》一书中也进一步重复这一套路,提出雍正是清代最关键的一环,雍正之前八旗制度是“朴素、高贵、共和”的,雍正为了汉人百姓费尽心血,却不幸染上汉人的“奴役制度”,一方面为大清续命一百多年保护了汉人的长治久安,形成“康乾盛世”,另一方面大清又被汉人拖累、被华夏汉文明污染,才导致了固化和腐化,所以清廷统治者是“善意动机导致了恶意结果”。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就没见过如此臭不要脸的理论!以他这说法,倒是华夏腐蚀了侵略者,让他们感染了病毒。柏杨在他的《中国人史纲》中也说过类似的言论,他说金朝的灭亡就是因为汉化太深,所以失去了民族活力,以至于被蒙古人所灭。

(柏杨所著《中国人史纲》,就明确地说华夏文明有毒,异族入侵则是“解毒”)



中村治兵卫,则从五胡北魏、辽、金、元、清五个时期,学习统治中国的经验,构建“胡人史观”,以图瓦解汉人的主权史观,提出汉化是死路,胡化和保留胡人的征服者地位才是出路,压迫汉人就是拯救汉人之路。以他为代表的日军,尤其喜欢将李世民称为鲜卑人,把文治武功的巅峰王朝大唐说成胡人朝代;他对清代的赞美,更是最为浓墨重彩,既是“朴素主义”,又是盛世,又是版图奠基,云云。后世的一些专家和学者的许多理论,都是抄袭他的,比如说李治亭就公开称剃发易服扬州十日是文化融合,阎崇年则说文字狱对国家统一和“减少诋毁政权”起到了积极作用,清代有所谓的十大贡献。

(阎崇年讲满清有十大贡献,显然是深谙此理念)


还有一些人不停炮制李唐是鲜卑人,朱元璋有色目人血统,等等。这些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讲个不停,许多人竟然信以为真,真可以说是害人不浅!


江上波夫,则在《骑马民族国家》中,招认了日本皇室为游牧征服者的万世一系。他假惺惺把游牧这种剥夺了土地财产,全面控制人身,把一切部众裹挟于狩猎战车上,任可汗为所欲为的制度,谎称为“自由制度”,又把华夏汉文明数千年来,基于土地、财产、乡约,集劳动和武德于一身,并未受到皇权完全控制的自治制度,诡辩为“奴役制度”。

他想通过这种迷惑,让日本人为神道教的天皇活体崇拜而狂热战斗,并妄图进一步征服中国,让所谓“劣等汉人”继续成为日军与全世界文明为敌的炮灰肉盾。但他这样承认了日本皇室的游牧来源,就无意中指出了一个明晰线索:天皇活体崇拜与武士绝对权力,正来自于游牧可汗主奴制度,其后果为:不仅被征服者沦为原子化奴隶,征服者奴隶主也因为再无制约和挑战,并脱离农耕劳动和前线战斗,而不可阻挡地腐化,与民族国家这一民众自治共同体越发偏离,成为与自身同胞也日趋对立的贵族废物,利令智昏而最终崩溃倒退。这样的历史一次次上演。


稻叶岩吉,则在所谓“满洲国史”等教科书中,为侵华日军和爱新觉罗皇室合谋的伪满洲国制造舆论,说西伯利亚通古斯人是东北的原住民,而汉人从来没有管理过东北,东北是大清带来的嫁妆,当时的整个中华民国的版图也是大清的深恩厚泽,而除了“满洲国”之外的中国其他领土,全是一片狼藉,是水深火热的地狱。

所以要日军征服和大清复辟,才能建立“王道乐土”,否则华夏民族会永远轮回于无间道。 这套东西被如今的一些满遗拿去作为精神支柱,不停地兴风作浪。一些满遗在此基础之上大搞“满洲复国运动”,说要和日本人一起复兴满洲,他们中的一些人甚至跑去日本参拜靖国神社。



由此可以看得出来,满遗们的诸多理论,不过就是日本人嚼烂了的东西,根本就不新鲜。这些人为了一己之私,其所作所为都是为了打击我们的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暴虐残忍的清廷背书。他们中的许多人,其祖上要么就是暴虐的满洲统治者,要么就是包衣奴才,总之都是满清统治的既得利益者,他们迫不及待地想要洗白满清朝廷,因此不惜和全体中国人民为敌。

(满遗跑去参拜靖国神社,显然就是接受了这些日本学者的理论)


但不管他们如何地上窜下跳,他们也是不可能得逞的,因为他们所认为的那套东西根本就是狗屁不通、逻辑混乱,又怎么可能服众呢?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https://mp.weixin.qq.com/s/-OiNfMVFDZrdaLQqxOy-ZA
Tag: 华夏文明 日本 清朝 民族主义 汉奸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华夏文明]   ·    前一個  ·   下一個
相關內容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华夏文明]   ·   返回頂部  

Node

瀏覽模式


最新  最熱  隨機  標籤列表  Node列表  新N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