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一块电子屏?知情人披露“书记掌掴秘书长”更多细节

阿語 at 2021-01-22 11:44:12 6370 1 0 0 0
#0. (Normal)

  祸起一块电子屏?知情人披露“书记掌掴秘书长”更多细节

  2021-01-22 08:49:58来源: 滕州新热点举报

  事件链接:https://news.163.com/21/0119/07/G0MJDSVT0001899O.html

  ▲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左);济源市政府秘书长翟伟栋(右)。(济源市人民政府官网/图)

  网传“河南济源市书记在机关食堂掌掴市政府秘书长”一事引发舆论持续关注。但河南官方除表明“有关部门正在调查”外,至今没有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这么大的事情,肯定还是会有一些人知道一些内幕,今天来看“长衫无脸生”微信公号披露的一些消息。

  张战伟掌掴翟伟栋之前,曾试图免掉翟伟栋。

  原因是市委大院里有一块电子显示屏。显示屏上,平日里都会滚动显示市委市政府官员们的一些信息。

  但书记对显示屏上的有些细节不太满意,于是就要求调整。负责这事的是政府秘书长,也就是后来被掌掴的翟伟栋。接到书记的意思后,翟秘书长再三权衡过后,最后决定保持原样。

  这当然让书记很不高兴。按理说,书记都发话了,秘书长理应要修改呀,再说这又不是多大的事,调整几个字而已。为什么呢?

  原因就出在书记的年龄上。书记已经近58岁,距离退休近在咫尺,任期将满,马上又要换届。

  而秘书长服务的领导市长才50岁,年富力强,又是北大毕业,攻读经济,换届在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这个浸淫官场20多年的秘书长心知肚明。但其在心态、言行上若不有效收敛、控制和把握,难免会让书记不高兴。

  因为,仕途正“江河日下”的书记,其内心也格外敏感和脆弱。

  再有,这显示屏上的文字,秘书长当初肯定请示过他的直接领导市长的,是得到市长首肯之后才放上去的。

  这会儿如果按照书记的意思进行修改,那就等于得罪了市长;不改,就得罪了书记。

  改不改,都要得罪一边。权衡利弊后,秘书长选择了不改。

  秘书长当然有他的小算盘,自己服务的领导,是书记的不二人选,市长上去了,自己当然也会跟着上升。这个时候让市长不痛快,秘书长可没那么傻。

  公开资料显示,翟伟栋作为土生土长当地人,不满20就参加工作,参考其妻履职单位,也非寻常之辈。20多年来摸爬滚打到“市政府领导”行列,其积累的当地人脉、关系远非外来书记和市长所比,因此必更受市长倚重。

  当然,这让书记更加恼火了。于是在一次五人小组会上,书记提议,免掉政府秘书长。

  官场上,个个都是人精,当然能看出风向和走向,更懂得权衡利弊。最后的结果是,多数人都投了反对票,罢免没有成功。

  想来,听到这个“喜讯”,翟秘书长会分外高兴,也会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暗自庆幸,也更不会把书记放在眼里。

  一把手发话,竟然被否了,书记除了在心里大骂势利眼外,当然更加不高兴了。心里有火,憋久了就要找地方发泄。

  不久后,就爆发了“耳光风波”。

  那天在食堂吃早饭,不听招呼的政府秘书长自然成了书记的出气筒。书记向秘书长发难,质疑他没资格在这里吃饭。秘书长起先是解释,想缓和关系,但书记并不打算轻饶。

  那时翟伟栋也没怂,当即言语反击,在张战伟动手扇他前说了一句话: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

  这句话若属实,大概能折射日常工作中,二人的行事风格,和积累的尖锐矛盾。

  老书记被这句话激怒,于是扬手就给他口中“良心大大的坏了”的市长大秘一巴掌。后面更在会上扬言“我要有枪当时就毙了你”。

  总体感觉,权力场的微妙变动之下,人心早已朝着远离老书记的方向而去。

  所以老张书记这句话,一方面是骂翟秘书长,另一方面,恐怕也在威吓台下诸位。

  济源市委负责人回应媒体说食堂里两人发生了激烈的争执,应该属实。就是翟伟栋这句“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激怒了张战伟,动手扇了翟伟栋一耳光。

  是有人陷害张战伟吗?没有,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试想想,如果仅仅是市委书记跟政府秘书长之间的矛盾,正厅级的市委书记有一万种办法弄残正处级的政府秘书长,正是因为有市长及市长势力群的存在,政府秘书长才敢在食堂对市委书记说出“就兴你腐败不兴我腐败”这样的话,也才导致市委书记出手扇了秘书长一耳光。

  这两天,陆续有当地人提供一些信息,证明了济源党政不和的问题。

  2018年,石迎军到济源任市长后,公开与张战伟尿不到一个壶里,济源的干部不知道该站谁的队,开展工作很难。后来有人(不知是谁,极有可能是市长一派的)把问题反映给省里边,省里来人调查后,翟伟栋说了有利于石迎军的话,因此省里本来想换张战伟,结果组织部征求意见时,张战伟表示自己没有向上反映什么问题,不走,最后好像传说是让石迎军走,但是人事调整迟迟未到位,所以张战伟对石迎军、翟伟栋私底下搞这些小动作很不满意。

  还有读者留言提供了另外一些信息:济源党政不和已经半公开化,书记和市长经常不能同时出现在一些场合。比如当地媒体做了一个专题片,为了避免两人同时出现在一个片子里,不得不剪辑两个版本在不同的场合使用。此外,凡书记参加的活动绝对不能提管委会、市政府和市长,凡市长参加的活动绝不提党工委、党委和市委书记的工作和成绩,两人的斗争已经公开和白热化。曾有省领导专门到济源传达上级的话:两位主政官员因为不合让秘书长多次承担责任,这样的行为严重影响当地的政治生态。现在看,领导的话并未起作用。

  到济源当市委书记后,张战伟有一次召开一个老干部座谈会。老干部群体很特殊,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个老干部曾任济源的组织部长,在济源官场门生故旧很多。这个老干部一上来就劈头盖脸说:“本届市委、市政府不是不作为,而是极不作为。”惹得张战伟拂袖而去。

  这名老干部退休多年,年龄也七八十岁了,资格老,自然没法动,但老干部的儿子在济源市某局工作。会后不久,纪委派员找了老干部的儿子谈话,而且一谈就是半年。老干部的儿子受不了,求老父亲去给书记道歉。老干部登门向张书记道歉,其子的工作生活才恢复了平静。

  无独有偶。翟秘书长的夫人在举报信中同样披露了这样一件事:翟伟栋出院后,继续回到工作岗位上工作,但是纪委的人经常找他,要求他配合调查,比如办公室面积超标等问题,翟伟栋感觉在工作上备受孤立,非常痛苦。

  这就是济源人眼中市委书记张战伟的工作方式。

  济源人说,张战伟长期在省纪委工作,没有基层工作经验,工作方法有很大的问题。不过,济源人也说张战伟人不错,经济上也很干净,在济源不收钱。

  曾任中纪委研究室主任、中国纪检监察学院副院长的李永忠告诉微信公号长衫无脸生作者长衫生,张战伟在河南省纪委的同事介绍,张战伟当过河南省纪委研究室主任,性格并不鲁莽;张战伟原则性也不错,河南省三任交通厅长前腐后继,张战伟担任省交通厅纪检组长后第四任厅长没有延续倒下……

  “但是,为什么一个有书卷气,搞过研究,坚持过原则的干部,一旦位居一把手的位置,人很快就大变甚至特变了?”李永忠老师发出这样的感叹。

  来源:长衫无脸生、体制内阅读 等

  +++

  市委书记掌掴市政府秘书长,这一记“耳光”是反面“警醒”

  https://news.163.com/21/0119/07/G0MJDSVT0001899O.html

  这个评论还是比较靠谱的:事发时翟在此用餐被张某质问后,翟出现过激言语和行为引发争执起冲突。---这才真实场景,他老婆写的不足信,他不知道老婆发贴,可以看出都不是好鸟。大家看狗咬狗一嘴毛吧

  真相就是这个本贴。

  +++

  看到起因和过程,个人认为秘书被打一点不冤!

  太不会办事,趋炎附势,人还没走茶就凉了,仗势欺人,一点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作法欠妥,太让人难以接受。起冲突时还是他先言语过激的,那书记被激怒才打人的!

  其实这事的起因很小的一件事,并不难解决。书记要修改几个字,调整一下怕什么的。怕得罪直属市长,可以和他沟通一下么,人家也未必会介意,也未必就会因此得罪直属市长!

  但现在服务领导的人啊,谨小慎微,唯领导马首是瞻,一味的阿谀奉承,一点不字也不敢提,实在是迂腐,奴性泛滥!

  当然,打人的书记也是太冲动了,当众发难,不会背地整人,还被激怒打人,实在有违水平啊~~偷笑。

  总之,这事两输,没有赢家!

  真相在这里:https://wvlib.com/aa.php?t=jEtoAWjwtIew


【版權聲明】
本文爲原創,遵循CC 4.0 BY-SA版權協議!轉載時請附上原文鏈接及本聲明。
原文鏈接:https://cooore.com/am.php?t=jEtoAWjwtIew
Tag:   奴性   
評論
阿語#1.  阿語 at 2021-01-22 12:59:39(Normal)

看到起因和过程,个人认为秘书被打一点不冤!

  太不会办事,趋炎附势,人还没走茶就凉了,仗势欺人,一点不把领导放在眼里,作法欠妥,太让人难以接受。起冲突时还是他先言语过激的,那书记被激怒才打人的!

  其实这事的起因很小的一件事,并不难解决。书记要修改几个字,调整一下怕什么的。怕得罪直属市长,可以和他沟通一下么,人家也未必会介意,也未必就会因此得罪直属市长!

  但现在服务领导的人啊,谨小慎微,唯领导马首是瞻,一味的阿谀奉承,一点不字也不敢提,实在是迂腐,奴性泛滥!

  当然,打人的书记也是太冲动了,当众发难,不会背地整人,还被激怒打人,实在有违水平啊~~偷笑。

  总之,这事两输,没有赢家!

頂部     1/1 
未登錄,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