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佳兆业、花样年背后站着的共同大佬,死了!

老斯基财经 at 2012-12-24 22:15:26 38 0 0 0 0
#0. (Normal)

踩准了每一步,最后一脚踏空。

1991年,78岁的伊春林业工人马永顺,心里惦记着自己欠下的近1000棵树。 

林业工人的使命原本是伐木,他一辈子砍了36500棵树。 

后来使命变了,时代要求林业工人不仅要会砍树,还要会栽树。 

马永顺就想着把自己砍过的树再种回去。 

1991年,马永顺和他的家人把这个“欠债”还清了。 

不过栽的速度,怎么也是赶不上砍的速度了。 

那些吞云吐雾的火车总是会停在那里,等着装满木材运往全国各地。 

老辈人都说: 

伊春贡献的木材,如果装上火车一列列连起来,可以从伊春一直排到海南三亚; 如果一棵棵连起来,可以从地球到月球绕上好几个来回。

那时,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已经起飞,但中国的木材还在自给自足,原木、锯材进口关税在8年后才取消。

 另一头,大兴安岭发生了一场火灾,小兴安岭开始谈保护。

 一部分人的机会来了。

 按照黑龙江林业公安局的说法:

 

一些利欲熏心的人有了很多可乘之机,围绕着林木、林地、野生动物进行的违法犯罪活动成大量增加之势。

伊春五营区的解直锟也是在那时候发家的。

 五营区位于小兴安岭中麓,当地最重要的特产是红松,居民主要都是林场工人及后代。

 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早年也当过林业工人。

 解直锟自己没走林业工人这条路,而是当了印刷厂的工人。直到1991年前,他都还是印刷厂工人。

 到了1995年,他就成立了黑龙江中植企业集团公司。

 这家公司的注册资本是5000万元,当年伊春人一年的平均工资是2734.32元。

 很少有人知道,解直锟当时掌握了什么财富密码,仅仅用了4年时间,就赚到了差不多2万伊春人的年收入。

 集团公司成立两年后,解直锟将目光投向房地产。

 这一年,一个叫吴杰凯的男人成为伊春市领导。这个人要不是今年1月被抓捕归案,网上几乎找不到他的其他消息。

 那个时候,许家印刚和自己的老板做了一次改变命运的深谈。

 他主导的广州鹏达珠岛花园一个项目就为母公司中达净赚2亿多元,而自己的工资在当时却依旧很低,一个月才3000多元。

许家印的诉求很简单——加薪,但被拒绝了。

 单飞的路从那时候开始,许家印买下原广州农药厂地块,打造了金碧花园项目,开盘时购房者连续两昼夜排队买房。

这一年,许荣茂执掌的世茂集团在北京的“华澳中心”开盘,开盘均价是8000元/平米。这个楼盘位于北京海淀区,当时当地的平均房价为4000元/平米。

 此时的许荣茂,已经逐渐形成了一套成熟的投资理念,他在北京做的全都是高档外销公寓。5年后,许荣茂几乎占去了北京1/3以上的高档住宅市场。

 而郭英成,则要两年以后才会开发自己的第一个楼盘“桂芳园”。

 这时候的开发商,野心都在一线城市,伊春、哈尔滨这样的城市大概连余光都吸引不了。

 早期,解直锟把精力主要花在了这两座城市。

 在哈尔滨的楼盘,主要通过哈尔滨中植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哈尔滨盟科清润置业有限公司、哈尔滨盟科置业发展有限公司操盘。

 其中,哈尔滨盟科清润置业有限公司早期的法人代表是刘洋。 

刘洋,在解直锟因心脏病突发去世后的第三天,开始代理主持中植集团的全面工作。 

到了2003年,解直锟觉得中植的房地产开发已经形成了品牌优势。 

但直到现在,都很少有人知道中植房产。 

无论玩房地产还是金融,解直锟都喜欢上了“躲猫猫”的游戏,在公司架构上层层套娃,可能这才让他有安全感。

2003年的解直锟,对房地产事业还是雄心勃勃。 

他的楼盘开发已经慢慢走出这片黑土地,进入更加流光溢彩的一线城市。 

前一年,他通过重组拥有了一家信托公司,并更名为“中融信托”。 

不过大城市的地产圈,没解直锟想象得那么容易混。 

拿到信托牌照的当年12月,中植疑似让上海圆泉公司出面,拿到了上海市静安区78号地块的土地使用权。

按照解直锟的规划,这个地块上会盖起一座静安宝鼎商业广场。 

2004年以后,上海圆泉开始在上海各个地方买入动迁房源。 

2年后,上海圆泉发现自己买动迁房源已经花了5个多亿,但78号地块上的拆迁工作基本没什么进展。 

上海圆泉不得不谋求78号地块转让,但因为转让价格过高、拆迁风险不低,在当时有实力、有想法接盘的并不多。

不知道是不是78号地块的原因,这一年,解直锟调整了中植的组织架构,形成了四大总部管控体系,排在第一位的是风险管理委员会。 

2008年,四万亿计划推出,解直锟决定收缩基础产业,让金融投资冲锋陷阵。 

冲在最前线的自然是中融信托。 

这个走向,让解直锟一度变成了很多人羡慕的对象。 

2003年,中融信托的资产管理规模是12亿元,2008年这一数值达到了708亿元,规模翻增58倍。 

他好像有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弹药库,一头支援地产大佬,一头在A股买买买。

到了2014年,已经没人记得中植开发楼盘的事了,但它在地产圈呼风唤雨的能量越来越大。

中融信托地产项目开始遍布全国,最快时从项目方考察到做信托计划,再到风控通过,只需要3天。 

从2010年到2014年,在4年时间里,中融信托的规模增加近5500亿元。 

2014年,解直锟的哥哥解植春担任汇金公司总经理。 

不过,解植春仅仅在这个位置上坐了一年,2015年5月底就离职了。 

第二个月,解直锟也急急忙忙卸任了中植集团董事局主席。 

虽然说卸任,但在“中植系”中,解直锟的身影一直都在。 

2016年,上市公司荃银高科遭到中植系的违规举牌,中植系在达到5%的警戒线之后,没有停止买入荃银高科。 

为了这件事,荃银高科的董事长说自己在2017年1月与解直锟有过面谈。 

2017年2月,解直锟还跟一个毛头小姑娘打起了官司,声称自己让这姑娘骗走了10亿美金。 

从这里开始,剧情就逐渐走向诡异了。

 毛头小姑娘叫李响,在官司中,双方整得并不是很熟。但事实上,李响曾在中植系公司任职,而且当时处于帮解直锟管理基金的状态。 

不管这场官司的输赢如何,对解直锟而言,重要的是让这笔钱合法地消失。 

大概从这一年开始,中融信托进入“滑铁卢”,罚单、暴雷、违约频现。 

2020年,中融信托接连踩雷北大方正、华普、泰禾等多家上市公司,在二级市场炒股也频频失手,被困在多家ST公司中。

而另一边,中植系又马不停蹄地赶往驰援各位大佬的现场。 

斯基带大家感受一下这份名单:恒大、佳兆业、花样年、乐视、东方园林、大北农。 

在黑土地上,解直锟学的是如何淘金;走出黑土地,他必须要学会另一门功课——如何合法地花钱。 

从学会花钱开始,解直锟成了大佬们的“救世主”,但最后没能救自己。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unknown
Tag:   中国经济   中国大佬   
未登錄,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頂部  返回首頁  
相關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