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兴华论坛 2021-12-24 09:37:30 649 0 0 0 0

       普瓦提埃战役,是公元732年,阿拉伯军队与法兰克军队之间的一次交战。  此战中,此前侵略势头强劲的阿拉伯军队遭到失败,被迫退回到比利牛斯以南,阿拉伯人继续入西欧腹地、控制整个地中海的企图被粉碎



       阿拉伯对西欧的入侵,并不仅仅只是强权国家的对外扩展,同时也是伊斯兰文化对西方文化的一次侵蚀。因此,此战对西欧甚至整个欧洲历史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它避免了欧洲,特别是西欧地区被伊斯兰化,从而使得以基督教为核心的西方文化得以保存与发展。

  


       当公元711年,阿拉伯人完成了他们在西亚和北非的侵略扩张,转而将目光放到更西的欧洲地区。他们渡过地中海,灭掉了西哥特王国、征服比利牛斯半岛,很快将建立了一个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大帝国。其后阿拉伯人又将征服欧洲作为自己的战略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他们将攻占君士坦丁堡作为实现目标的第一步。  

  

  717年8月15日,阿拉伯人经过长途跋涉,终于来到君士坦丁堡,兵临城下。但是阿拉伯人显然低估了当时拜占庭帝国的实力,在经过了长达十几个月的围攻战后,阿拉伯人没有取得丝毫进展,反而被东罗马军队击败,大败而归,损失惨重。东罗马帝国乘胜,驱逐了阿拉伯人在小亚细亚的势力。

围攻君士坦丁堡的失败,并没有让阿拉伯人放弃占领西欧,而是决定变换战术,以西班牙为基地,越过比利牛斯山,然后进军法兰克,征服日耳曼世界,最后再进攻君士坦丁堡。

  当时的欧洲,基督教经过几个世纪的传播,已经成为欧洲人共同宗教的信仰。渗透到欧洲人民生活的各方面中,成为欧洲文化中独特的一份,同时也与当时的欧洲文化交织在一起。欧洲文化的发展演进都与当时的基督教有着密切的联系,甚至可以说基督教是西方文化的重要精神根基。作为以基督教为唯一信仰的欧洲,遭到信仰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的入侵,对于欧洲人来说,这绝不只是一场简单的政治灾难,也是一场文化灾难,一旦被阿拉伯人侵占,就会被迫中断自己多年的信仰与文化,而需要去接受一种全新的伊斯兰文化。阿拉伯人的侵略势头一直未减缓,如果不能阻止阿拉伯人继续前进的步伐,这将是西方文化的传承产生巨大的威胁,西方文化的的继续与发展面临着一场巨大的浩劫。

  

  719年,眼看着阿拉伯人就要入侵至法兰克,当时的法兰克宰相查理·马特,决心要在阿拉伯人到来之前,完成法兰克的统一,使得自己能够在对方阿拉伯人的入侵时,没有后顾之忧。他召集了一批拥护他的人员,首先稳定了奥斯特拉西亚的统治权,统一了纽斯特里亚,之后又征服日耳曼人、萨克森人和多瑙河流域,巩固了东北疆域,保证自己再无后顾之忧。


  719年,查理·马特准备向高卢的阿奎丹进攻。同年,阿拉伯同盟军越过利比牛斯山,也准备进攻阿奎丹地区。当时,阿奎丹地区被法兰克人欧多统治着,欧多于714年独立出法兰克。此时,阿奎丹地区将面临着南北两面夹击,处境十分危险。于是,他收买北非柏柏尔的一个首领,以保障自己南疆的安全,结果,他的计划失败了。阿拉伯人将兵力分为两路进攻,主力部队从西面渡过埃布罗河,沿潘普向北,然后达索瓦河进入,进入到加斯科尼,再向一路向北。为了保障主力部队行动的成功,另一支部队则选择从东面向北,以位于罗纳河下游出口的阿尔为打击目标,想要制造恐怖气氛,吸引牵制阿奎丹人的注意力,掩护主力部队的袭击行动。

  

  阿拉伯的两路大军均听令于西班牙总督阿卜杜拉曼,在前进过程中,发展顺利。在到达加龙河下游的波尔多时,遭到了欧多军队的抵抗,不过阿拉伯盟军很快就击退了欧多的军队,波尔多城大搜刮抢劫财物。接着继续前进,到达普瓦提埃城。在行军过程中,阿拉伯盟军一路烧杀抢劫,行为残暴,杀人如麻,尸横遍野。欧多无力抵抗,节节败退,经过一番思量后,他决定投靠查理·马特,虽然自己已经重法兰克独立,但自己毕竟还是法兰克人,并且阿拉伯盟军一路上的行为,实在令人发指,难以苟同。欧多来到巴黎,以愿意重新归降法兰克为条件,换取了查理·马特的支援。

  

  731年,查理率领军队进入到贝里地区。这时,阿拉伯盟军正忙于抢劫,阿卜杜拉曼收到查理大军的消息后,立即命令军队退到普瓦提埃城附近。得到查理支援的欧多急切的想要发起反击,但是被查理·马特阻止了。查理认为,阿拉伯人因为对财物的贪欲激发了战斗信心与勇气,这时的他们就如同洪水猛兽一般,难以阻挡,等到他们的贪欲得到满足后,就会失去斗志了,这时再发起进攻才有成功的希望。

  查理的分析是对的,阿拉伯人的贪欲让他们背上了沉重的包袱,导致军队丧失了机动性。阿卜杜拉曼一度想要放弃这些财物,但他的部下不肯服从。只得派人将抢夺来的战利品向南撤运,同时又组织力量准备与查理的战斗。法兰克人也展开了队形,但由于民兵尚未到达,便没有主动发起进攻,两军一起对峙了7天。

  

  732年10月4日,阿拉伯人顺利把战利品运输到南面,阿卜杜拉曼便主动发起了进攻。在争斗时,阿拉伯人无论在何种环境下,都只有进攻,所以他们是一支纯粹进攻性的军队而没有防御的功能。查理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他清楚的知道阿拉伯人进攻性战术的特点,采取了适当的对策。在普瓦提埃以东一条三岔河,他以这条河为阵地,将军队分为三个部分,重要是列成一个方阵的作为核心力量的法兰克人的亲信部下,他们由不同的欧洲民族组成,说着不同的语言,所以被称之为“欧洲军”。在“欧洲军”的前面配置了一列前卫兵。欧多的部队与纽斯特里亚的部队分别位于左右两侧。

  

  战斗开始后,阿拉伯人按照以往的习惯,通过骑兵首先发起冲击。位于“欧洲兵”前面的前卫步兵立即上前迎战,其后的“欧洲兵”也随之向前。很快,阿拉伯骑兵就突破了法兰克前卫兵的防线,向由“欧洲兵”组成的方阵中冲去,他们企图打乱法兰克主力的阵势。但是,无论他们怎么冲杀还是没能如愿。法兰克方阵中的士兵还不断发起反击。在阿拉伯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中,天色渐晚,暮色渐至,但阿拉伯人一直未能冲破法兰克人的方阵,反而被位于两侧的欧多部队,迂回到他们的背后,对阿拉伯人形成前后夹击之势。这时,阿拉伯人开始惊慌起来,查理·马特抓住敌人慌乱之机,趁势发起进攻。


  阿拉伯人腹背受敌,难以应付,士气大减,许多人开始临阵脱逃,而法兰卡人则越战越勇,士气高昂,并对阿拉伯人的营地发起进攻,杀死了统帅阿卜杜拉曼时至天黑,阿拉伯人败局已定,回到军营发现统帅已死,遂四处逃窜。第二天,查理并不知道阿拉伯人已经逃跑了,仍命令部队摆好阵型,准备对他们发起第二次攻击,却不见阿拉伯军队的踪影,派人打方知情况。普瓦提埃战役结束。

  

  结语

  普瓦提埃战役无论是从政治上还是文化上,都在欧洲历史上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战役的胜利方是作为反抗侵略的欧洲法兰克人,他们阻止了阿拉伯的侵略势头,避免了更多的欧洲人继续遭到阿拉伯人的残杀与蹂躏;粉碎了他们攻打君士坦丁堡、控制整个欧洲的计划;也避免了欧洲文化遭到阿拉伯伊斯兰文化的入侵,使得西方文化能够继续存在和发展。


  回顾历史,侵略战争一直都存在,在种族侵略战争中,战胜的种族生存下去,不能抵抗侵略的种族往往被灭亡。欧洲多次抵挡住了伊斯兰的进攻,用武力保卫住了自己的文明,为以后的发展奠定了根基。


【版權聲明】
本文爲轉帖,原文鏈接如下,如有侵權,請聯繫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
原文鏈接:unknown
Tag: 基督教 绿教 君士坦丁堡 阿拉伯
我也要發一個   ·   返回首頁     ·   返回[民族]   ·    下一個
相關內容
未登錄,
請先 [ 註冊 ] or [ 登錄 ]
(一分鍾即可完成註冊!)
返回首頁     ·   返回[民族]   ·   返回頂部  

瀏覽模式


最新  最熱  隨機  標籤列表  Node列表  新Node